竞赛奖金总额20,000,000+
注册用户90,000+
网站点击量300,000,000
作品总数3000+
AIM10年百人谈丨建筑不止盖房子,建筑是好好盖房子

AIM10年百人谈

本期访谈:董笑笑


640.jpeg


AIM所获奖项


2013年AIM震后重建•彩虹乡村,熊猫老家——四川雅安雪山村村落复兴竞赛 《生于斯·长于斯·归于斯》获可持续发展奖

2014年AIM帐篷酒店·野奢传奇-超然世外的帐篷酒店设计大赛 《灵隐蓬舍》获传奇帐篷酒店奖

2017年AIM南京溧水无想山南民宿设计竞赛 《百草学堂》获邀请组优胜奖(合作:赵青、汪宇骄)



人生常有一些机遇和巧合


在旁人看来,董笑笑与“建筑”的故事总是带有一些偶然色彩:自小学习画画,本计划报考美术高中直走“艺术之路”,但因中考成绩还凑合“转道”上了重点中学;自嘲身为文科生被录取到建筑学是被当做“试验品”,被从城市规划调剂到建筑学专业也并非本意,但依然全情投入,踏出了一条自己的路;就连与AIM结缘,也是因为同门师兄推荐,怀着应该为震后重建做点什么的简单想法而参加的。


这其中,有时机的巧合,有旁人的协助,也有自身的随性选择,但有一点不可否认,一切的机遇最终都会留给早有准备的人。



AIM的一次推动


董笑笑过往的实践也集中于文旅和居住类。在问及原因时,董笑笑说,在《灵隐蓬舍》获得一等奖后,有很多人联系他合作落地。AIM带来的“流量”自然而然地把他往文旅方向推了一把,无意为主,但也有个人的兴趣因素。


民宿营建的热度从未消退,但2020年的疫情却为民宿业带来了不小的冲击。对于未来一段时间内民宿产业的发展,董笑笑认为,结合当前“乡村振兴”的浪潮,民宿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业态,将会作为“产业融合”、“城乡融合”的重要部分成为更广义的乡村的一个有机体,而不仅局限于一个供消费的“舞台布景”。


640-1.jpeg


鲁湖客舍,2012


640-2.jpeg


蛇口凉亭,2014(合作:蔡长泽)


640-3.jpeg


竹浴,2015


640-4.jpeg


潮汐之家,2016


640-5.jpeg


王坛民宿,2018


640-6.jpeg


寺坪田园民宿,2020



建筑不止盖房子


谈及自参与AIM竞赛以来的7年,董笑笑总结,这一阶段从某个侧面来讲是对设计的“拓展”。硕士在清华的学习及借“雪山村”竞赛之机结识AIM和SMART,其中的最大收获都是在强调不要去做“下游建筑师”,要往上走,要介入策划、融资、运营等所有环节,去协调各个领域的参与者一起去把事情做好,这在当时其实是一种颠覆。


虽然在朋友和自己眼中,董笑笑是一个对建筑的“物质性”有执着追求的人,对每一皮砖、每一根梁柱的反复琢磨更痴迷,但他表示,所有的这些拓展让他明白,在努力做好一个“工匠”的同时,还要不断地思考各种事物之间的联系,这也是他目前正在研究的课题,他正在试图连接“建造”和 “文化”。


640-7.jpeg

近期部分在读书目


基于这一点,在董笑笑看来,AIM恰恰汇集起了不同类型的社群(投资方、运营方、艺术家、建筑师、政府管理者等),为所有人之间无障碍的交流搭建起桥梁,承担起对建筑师和设计师的“补充教育”。建筑行业是复杂的,不止一点点的空间趣味和图面表达,还有更上层的宏观权衡。


640.png


AIM汇集起不同的社群,构建起AIM生态


与AIMER的交流学习,对于董笑笑的思维认识和实践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也推动着他尝试去寻找每个决策背后的真正动因。



建筑是好好盖房子


走出去拓展,最终是为了更好的回归。这还得从2014年的AIM帐篷酒店竞赛说起,获得了这次竞赛的一等奖后,在AIM组委会大力支持下,董笑笑开始继续深化帐篷酒店设计,并在北京设计周上搭建了一个完整的帐篷客房单元。在董笑笑看来,这是一次很重要的尝试,但遗憾也不少,源于缺乏“好好盖房子”的经验,拼尽了全力,也只能保证“该有的都有”,但“只要有的都做错了”。


这次经历直接促使董笑笑在硕士毕业后去了一家对建造完成度和控制度能力更强的设计机构——华东建筑设计研究总院。到设计院后,他从给幕墙型材建模开始,去理解图纸上每一根线条的意义,去标注每一个可被定义的尺寸,去脚踏实地的去学习如何“好好盖房子”,从实践中获得更多经验。



640-8.jpeg



帐篷酒店深化,2014


640-9.jpeg



帐篷酒店客房单元及建造,北京国际设计周,2014



640-10.jpeg640-11.jpeg


工作参与的第一个项目(建模、标注、布图)

荔园饭店,2015-2016,ECADI


640-12.jpeg640-13.jpeg


全程参与的第一个项目

武汉联投中心,2015-2018,ECADI



三次竞赛的多元实践


2013年AIM竞赛

震后重建•彩虹乡村熊猫老家-四川雅安雪山村村落复兴



640-14.jpeg



针对基地的问题,董笑笑构想出“乡村新陈代谢”系统,围绕竹林设置生态网格,将新村和旧村联络在一起,并以架空的环形走廊形成集成村落基础设施的交往空间。以竹建造村落和发展产业的目的,随后不停的替换和生长新的村落,旧材料以及产业发展的废料重新进入村落土地内进行生物循环,实现生于斯,长于斯和归于斯。



2014年AIM竞赛

帐篷酒店·野奢传奇-超然世外的帐篷酒店设计


640-15.jpeg



基于衡山南山村特有的宗教文化环境以及中国南方地区的地域特点,董笑笑将酒店打造成以“隐居”“灵修打坐”为主题的奢华帐篷会馆,为酒店的客人提供一个远离都市喧嚣,免受外界俗物打扰,静心禅修和悟道的幽然天地。作为灵修生活方式的一部分,酒店致力于经营生态的务农场所,发展基于本地动植物体系,具有完整食物链的自给式生态农场。



2017年AIM竞赛

南京溧水无想山南民宿设计


640-16.jpeg


这一次,董笑笑将儿童农业教育与民宿相结合,打造一个兼具儿童农业体验培训以及相应民宿配套的营地。在总体布局上,通过栈道将临时客房布局伸入到相对广袤的农田之上,使整个建筑布局和基地之上的山、水、 林、田融为一体。


建筑的总体布局也适应“百草学堂”的空间需求:在农田上延展的栈道增大了到访的儿童及父母与农田,山林,水塘的亲密接触机会。临时客房布局在农田之上,一改普通民宿将农业仅作为景观远观的状态,使儿童及父母的生活能更为直接的和耕作种植发生关系。



AIM·会谈


Q:参加竞赛的过程中,最大的挑战是什么?又是如何克服的?

A:AIM竞赛要求的图量很大,读研的时候在没有任何人督促的情况下,我第一次尝试合理规划时间,同时解决一些临时的其他干扰事务,最终一个人画完全部四张A1图纸以及制作完成最后的视频。如何克服已经忘了,只记得半夜学堂路上的雾霾了。


Q:是否有在持续关注AIM,观察到AIM在近些年有哪些变化?

A:一直在关注AIM,很欣喜地看到AIM结合SMART开始从文旅地产的开发、运营等向文创、艺术等更广阔的领域拓展。期待看到AIM更具开拓性,更加多元的一面。


Q:您认为建筑竞赛这一贯穿一个建筑师从学习到工作的事件,应如何更好地促进建筑教育以及建筑行业的整体发展?

A:首先还是要坚持公平、透明的原则,这也是AIM做得最好的地方。其次,竞赛的选题虽然要尽量结合当下热门的“话题”,同时也要能回归到对于建筑本质问题的讨论上来。


Q:目前的研究方向是什么?

A:目前大致有两个正在进行的研究课题。一是接续硕士阶段的“近代大学校园”,在“设计”和“历史”的范畴下,尝试从各种不同的角度去讨论(历史考据+理论解析)近代中国第一代建筑师设计的大学校园;另一个是正在成型中的研究—“物”,“建筑物”之“物”,“事物”之“物”,“万物”之“物”,我一方面希望讨论抽象之“物”(概念)具体之“物”(物体)之间的关系,另一方面,也在尝试建立技术意义的“物”(建造)和文化意义的“灵”(思想、政治、社会)之间的联系。


Q:相对正在和即将步入建筑领域的年轻人说些什么?

A:虽然依然觉得自己也还算是年轻人,但我认为更年轻的同学们还是要多多地读书。建筑师首先应该是“知识分子”,而不是当代行业分工下的一个螺丝钉,很多时候建筑师是需要在专业的角度代表公众去和资本博弈的


Q:2020年是AIM的第十年,想对AIM和所有参与过AIM竞赛的AIMER说些什么?

A:AIM十年,期待一场有酒有肉的大趴体!



640-1.png


上一篇 返回 下一篇